photo of Feng Liping.jpg

我叫冯丽萍,九八年妇幼医士毕业,在我毕业没多久我就认识了刚从澳洲回来没多久的我现在的先生。在这之前我一直没有过男朋友,因为我对婚姻家庭有一种恐惧感!不相信感情,不想有男朋友,不想有家庭,对于男生的追求一直都在回避与逃避。可是当我见到我先生与他们家人之后就完全颠覆了我的思想!他们一家人都很和蔼,很慈祥!跟他们在一起觉得很舒服,没有间隔,就像是一家人的感觉,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后来我先生告诉我,他们一家人都在炼”法轮功”。法轮功是一种气功,按照宇宙”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同时有五套柔和的功法。我一听”气功”就不感兴趣,我先生跟我说了很多我也不感兴趣。直到有一天他叫我看着书给他背法,当我看到”真善忍”这几个字时,好像我的身体都被层层震动了!

当看到”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炼了”时,我感动得要哭!好像我生生世世都在寻找修炼,现在终于找到了!就这样我很自然的修炼了法轮功。我先生也经常给我讲他与师父的故事,有一次师父要来澳洲讲法,他负责开车去接师父。他想他要开最好的车去接师父!所以他就偷偷的把他朋友最好的车开去接师父了。去的时候他想师父一家人过来应该会有很多行李,他考虑着应该怎么放行李。可是当他接到师父一家人的时候他呆了,一家人就只有一个小行李箱!师父很和蔼,平易近人!根本就没有一点领导的架子。他跟师父一家人都照有相片,我也看到了相片,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了师父的相片。

我修炼之前体弱多病,心脏也不是很好,年纪轻轻的干不了重活,爬楼梯都觉得困难。修炼法轮功后我整个人都变了,心情开朗了,身体变得很舒服。我先生看着我身体上的皮肤在兑变,皮肤由粗糙变得细嫩!我公公也经常给我讲他的故事,公公是一家医院的院长,身体却非常糟糕!肾不好。当时什么专家都看过了,什么药都吃过了都不行!家里随时有急救人员!长期躺在床上。我先生在澳洲得法后就回来教他炼功,炼功后身体就好了。在家里买菜,做饭,种花养草!这个是震惊了整个医院的事!婆婆也告诉我她的故事,婆婆是个女强人,她不相信修炼的事!她也是医院的一位主持医生,公公身体不好她既要照顾公公也要帮公公把工作上的事做了,还有做自己的工作,我先生长期在澳洲居住。因为长期习惯给公公熬药,突然公公修炼了不吃她的药了,她就很气!不准许公公炼功,有一天她不小心从4楼梯掉下来,她说我是学医的我自己知道从四楼掉下来年纪这么大了那是什么状态? 她开始在思考修炼上的问题。在医院里她也开始看书修炼,也不吃药了,因为身体没事就出院了。

在家里我是最小的大家都很疼我,公公婆婆就把我当自己的女儿一样疼爱! 我们早上一家人开车出去公园炼功,炼完功我们一起去餐厅喝早茶,接着就回去开店(公公退休后在自己家楼下开了一个大药店)。假期就一家人出去旅游!先生是当地法轮功辅导站的负责人之一,我也经常跟着他外出洪法。可是好景不长!这样的生活就随着中共对”法轮功”的破害烟消云灭! 99年我才22岁,刚刚炼功不到1年,让我完全想不到的是,随着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让我将承受”灭顶之灾”的苦与难!

99年7月20日之前的一周开始我们炼功的公园就开始出现了一批人在旁边看,接着慢慢就出现的大批警察在看着我们炼功。到7.20那天我们炼功完就被这些警察拉到了附近的派出所,一个个的盘问登记。不准我们再出来炼功,说是政府的命令。7月21日我们去了深圳市政府结果被关了半天。等我们回到家时,我们家门口也停了一部大警车!从此以后这部警车就天天停在我家门口监视着我们。因为我们表示坚持修炼,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610”组织强行抢走了我家药店的所有牌照,就这样我们的药店被迫关门!我们家从此经常无数次被抄家,我跟我先生无休止的经常被关到当地派出所!

后来我跟我先生逃脱了他们的监视去了北京上访,结果他们发现不见了我们就追到了北京把我们抓了回来押在深圳龙岗看守所里在15天。我当时已经有了身孕,在看守所里时天气已经转冷,我没有冬天的衣服,那里的警察像发疯似的向我们咆哮与辱骂!长期让我蹲着与做繁重工作。尽管我不停呕吐,咳嗽,结果我的身体经不起这些折魔流产了!这时我们家進入了从未有过的痛苦中!两位老人家知道了胎儿没了伤心的哭泣着!为了让两位老人家我开心一点,我决定再要一个孩子。2000年我又怀孕了,可是中共的警察却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家附近,一直都在监视着我们。在我快要临产时却强行把我先生带走关押在深圳看守所里,家里只剩下两位年迈的老人与快要临产的我! 2000年底孩子出生了,可是孩子的爸爸却一直被关押在看守所折磨魔!孩子出生后迫害法轮功”610”几乎天天几十个人到我家恐吓我们。在这种情况下我的精神极度的紧张,根本就没胃口吃饭!所以身体一直都没有恢复。当孩子4个月左右大时有一天突然出现发烧,在赶去医院的途中孩子非常痛苦接着突然尖叫!到医院体检时,血色素用机器计算不出来,只能用手工计算!这是医院从来没有过的病例!CT检查:脑部,全身广泛性出血!孩子進了ICU病房,医院曾二次下了病危通知!医院告诉我们以后再要个健康的孩子吧!我们大家终于顶不住都痛哭了起来!但我没有放弃孩子24小时不离身看着孩子。好在孩子在入医院的第三天凌晨清醒了过来!接着身体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几天后就出院了。回家后我们都很高兴的想把孩子带到看守所给孩子的爸爸看看孩子。可是在看守所爷爷奶奶被抓了,理由是说孩子的爷爷身上有大法的经文。因为我一直都没有配合他们还一直在炼功就不给我進去见孩子的爸。后来孩子的爷爷被关押1个月在深圳龙岗看守所,孩子的奶奶被关押了一天就被放回来了。婆婆爱公公胜过爱自己,公公被关押,婆婆几乎天天以泪洗脸!好不容易等到公公出来了,可是”610”更加疯狂的天天到我家来辱骂威胁我要写什么保证不修炼的书!否则就要把我关押到劳教所去!是的,我很害怕!因为我的孩子才出生4个月,他不能没有妈妈?我哭着打电话给我远在广西玉林薄白的妈妈,我妈妈说女儿不用害怕,抱着孩子赶紧逃回家里来!什么都不用拿家里什么都有。我真的很感谢我妈妈!就这样我抱着孩子三更半夜离开了家里从广东逃回了广西。后来”610”发现不见了我就到处找,知道我回去了广西就联系了广西当地的公安,接着广东广西的公安一起要到我妈妈家。我妈妈就叫我逃走,她来照顾孩子。2001年我还是被广西薄白的”610”非法抓了。在看守所里我绝食几天后就把我拉到玉林洗脑班。孩子的奶奶把孩子接回了深圳抚养。在洗脑班我逃跑了出来,回到了深圳。接着我被”通缉”了!我不能回家,不能告诉我婆婆他们我被”通缉”否则他们是绝对承受不了的!因为公公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曾经被抓去迫害的很厉害!现在两位老人家一见到警察就全身发抖!更何况我先生还被关押着!我只能流离失所!

2002年我又被非法抓捕。一天晚上一群警察拿着斧头强行把我住的房子的门劈开,强行把我带到一个高级酒楼关押审问几天后就把我关押到深圳洗脑班進行辱骂与恐吓!大概8个月以后就把我拉到广东三水劳教所。我才知道我被判非法劳教3年,这时听说我先生才被释放出来。

 

因为我以前根本不知道文化大革命是什么? 六四是什么? 所以根本就不知道中共真的是如此邪恶至极!到了这里才真正体会到它真的是邪恶至极!在晚上10点左右我被带到一个小房间里,这个小房应该是由一个大教室间隔成无数个小房中的一个房。这里非常诡谲!有着非常恐怖的气氛!恐怖到让你感觉到像是在地狱的感觉!周围的警察都带着电棍,你可以听到学员的喊哭声与警察与帮教人对学员的辱骂声!房间的墙上,地面,凳子上,都贴满了污蔑我师父与大法的报纸,还放着一个电视24小时在播放污蔑我师父与大法的新闻!我被要求不能坐,不能站,不能上厕所,只能蹲着,不能睡觉! 这些警察不停的在辱骂,恐吓我! 因为我自从孩子出生后身体就没有恢复,一直都生活在极度恐惧中,再加上一直蹲着,不能上厕所,不能站,不能坐也不能睡觉!我心脏又开始不舒服,处在了一种昏昏迷迷的状态中,正这时这些邪恶的帮教与警察就强行要我签了所谓的什么不修炼保证!多邪恶呀!在这里几乎所有被所谓转化的学员都是这样过来的!这里的警察没有一点人性与道德理念!只是披着人皮的魔鬼而已!当我清醒时,我就给他们写了一个严正声明!声明我在不清醒的状态下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废!我已经转化不了了,因为我身体上的每个细胞都是宇宙大法”真善忍”构成的!这些警察看到我的声明后就象疯了似的,强力把门关上,还带一批打手進了我的房间那个气氛大有天塌似的,对我辱骂了一通之后当众宣布要对我加期半年以上!这时的我已不再感到害怕!而是感到全身充满了力量。接着就把我又单独关押在一个小房里辱骂,见我无动于衷一个恶警梁贵玲就恶狠狠的打了我一顿。正在这种情况下,让我完全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法庭给我寄了一封离婚协议通知到劳教所里。我的天像塌了似的!我不停的在问我自己,我的家人怎么会这样对待我!劳教所恶警就叫集了这个大队的人员,在大会上宣读我的事。然后就跟我讲条件说如果我配合他们就帮我的忙!我严肃的警告他们休想利用这个事跟我做什么交易,我不需要任何帮忙!白天面对任何人的时候我都表现的很坚强,慈善!可是晚上没人看见的时候我却捂着被子不停的流泪,我世界象崩溃似的!这是什么日子? 我的身心都在同时承受着巨痛!那时的我真想放声痛哭一场,可是我不能这么! 因为如果让这些恶警知道后,它们就会更加加重对我的迫害! 因远在上海的妹妹知道了我事就直接过来深圳帮我去解决这个问题,结果法院判决不离。

在这段时间劳教所还经常对我们无故抽血,说是化验。劳教所里经常出现几个诡异似的面包车里面什么机器都有,我们被拉進去照X光,B超。对我進行无休止的体罚,辱骂与做劳工。

2005年我被释放了,因为我一直不转化,来接我回去的人是610的人与公安局.派出所的人。他们把我带到一个公寓房里,我已经没有家。当我回去我以前家的房子看时,发现房子已经被卖掉了!我不知道我的家人在哪里?我那出生几个月就被离开的孩子在哪里?因为被非法关押迫害了几年,身体非常虚弱,可以用骨瘦如柴来形容!我不知道在被关押的期间是否对我下过毒药!我的思想变得非常迟钝!很多事都想不起来。因为没有钱,想去工作。可是我什么工作都找不到,因为我已经上中共的”黑名单”只要把我的名字输進去任何单位都不敢要我。610的人几乎天天几十个人到我住的地方威胁我,不准我炼功,不准我外出!我回来不到1个月法庭又直接给我打电话说要我离婚,需要什么条件?自从我出来后我几乎天天都在流泪,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一直不敢给我远在广西的已上年纪的不修炼的妈妈打电话,我知道我妈妈一定会比我更痛苦!我不能让我妈妈看到我哭!可是我还是忍不住给我妈妈打了电话,让我想不到的是我妈妈一听到我的声音就鼓励我说,女儿不要哭!坚强一点,一切都会好的!这时我的眼泪开始不听话的使劲的往下流,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赶紧挂了电话使劲的哭!等哭过后我发现眼泪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要坚强起来!

这时我才想起来,法院根本就没有给过我任何文件,一个电话打过来就直接问我要多少钱才同意离婚?也太欺负人了?于是我直接去了法院找到法官,指问他为什这么做?然后我就把我的经历从头到尾都告诉他。法官知道自己错了!立刻给我文件,然后跟我说,你赶快走吧!他们很快就会过来到这里,我来对付他们。我非常感谢这个法官能帮我的忙!不久我终于找到了我先生,他原来一直都在外面住。我跟他谈了他离开家里之后所有发生的事情,告诉他我们不能离婚,第二天他立刻去了法院。接着法官很开心的告诉我,我先生上法院写了一个文件,案子结束了,判决不离。而且从此以后对方没有权利因为婚姻问题再上法庭,除非我提出离婚!从此我不能再回去我住的地方了,因为那里的610,派出所的人天天到我家恐吓我。我跟我先生一起住在外面。我婆婆他们知道了我先生去了法庭,就打电话给我先生大骂了一顿,而且说要跟他断绝母子关系!先生一点都不害怕坚持跟我在一起。我婆婆他们要我离婚的原因是他们非常害怕我,因为我一直都不惧怕中共邪恶!警察没完没了的天天给我婆婆家里打电话,或到家里来恐吓他们!他们年纪已经很大了,还要带我的儿子。因为家里没有了经济来源,全靠他们的退休金来生活。610的人就恐吓他们说要停掉他们的退休金!而且他们两位老人的身体也越来越差!家里一个电话铃响都会吓得他们全身发抖!那些恶警也恐吓他们说因为我修炼我的孩子也会被影响,或被停学!其实这是中国共产党一直以来整人的手段!不只是我,整个中国的家庭都出现这个问题!

因为我离开我住的地方时很突然没有带任何东西,我的东西全都在房间里,但是我不能回去了,我叫一个朋友帮忙去把我的东西拿给我。没想到守在那里的610与派出所的人要把她抓起!我再叫我弟弟去取也没取到,说那里的警察说要取走东西必须要把我交出来!那里的东西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2006年,当我正在和几个朋友准备着做生意的事情时,突然出现一群警察把我们围起来,绑架去了深圳龙华派出所,然后把我们关押在一个看守所。進到看守所一个警察要我蹲下来,我不蹲,她就打了我一下把我拉到太阳底下晒了半天。1个月之后就说判决我劳教1年。接着我再次被关押到了深圳三水劳教所,一到劳教所就对我進行抽血,照X光,做B超。一个警察笑着对其他警察说我的肾非常好!气氛非常诡谲!我進到劳教所发现这里已经被重新装修过了,原来一進门口就是一个大工厂,这里的所有劳教人员都被拉到这个工厂干活。现在已经变变成了一个非常漂亮的”疗养圣地”里面是一间间的房间,什么”心里治疗室””理疗室”….这里的气氛也很诡谲,诡谲到很可怕的感觉!后来我才知道其实这里也是他们用来掩盖外界来参观者,说这里没有迫害过法轮功的人。但是恰恰相反,这些漂亮的小房间就是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房间。以前把我们拉去用刑迫害的小房间已经拆散变成了一个超级市场。我被拉到了最后面的一栋房子的4楼,那里是劳教所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场所,叫”攻坚组”。一个警察说,什么是”攻坚组”?就是你们说”是”我们说”不是”,我们要把你们的”是”变成”不是”的地方。这次我不再会害怕任何人了!她们拿了一堆测试心里的试卷过来,要我回答一大堆问题。我已经知道这里不是讲理的地方,就跟她们说,我不会回答你们的任何问题,我知道你们要做什么?我知道,当我回答一个问题之后,你们又会出什么问题?这些在上次我進来时已经回答过了。她们听后立刻调来很多吸毒人员(这些人就是警察的打手,她们毒瘾上来时是没有人性的),这些人都非常高大!3 ,4个我加起来都没他们一个人大。当我不听她们的话时她们一个人一个手就可以把我提到半空!还来了很多警察。把我坐着的凳子拿走,把床板也搬走。然后恶狠狠的羞辱了我一顿之后,说了一堆不准我睡觉,上厕所,喝水…!我不再感到害怕!因为我已经知道,她们虽然关押了我的身体,可是他们永远也控制不了我的思想!我的思想永远是我说了算!他们不准我睡觉,要我站军姿,坐也是军姿,听说在干警的办公室把我的头像放得像个大电视机一样大来看。站的时候往我头上,腋下放书本。有一次一个吸毒人员正想往我的头上放东西的时候突然呆呆的,流着眼泪看着我说:冯丽萍,是什么力量使你那么坚定!什么都不怕!她们见什么诡计都用了还是改变不了我就召集这些夹控人员开会说:要不惜一切手段把我转化!谁能转化了我就给他们半年的减期!这是一个新進劳教所的夹控人员偷偷告诉我的,说吓死她了!太邪恶了! 她说后来在劳教所曾经参与整转化了很多法轮功学员的很邪恶的一个吸毒学员说,这个人我转化不了,这个半年减期我不要了,你去干吧。她们让我看什么哲学书,马克主义之类书,我看后,把《九评共产党》这本书背出来反驳他们之后再也不敢给我看了,然后叫我跟她们走跳棋说如果我输了就要转化!什么招都用了见我不转化就叫一帮吸毒人员强行摁住我的胳膊我的肩膀还有我的手在一张张上画押说是要加期。这时她们把我放在4楼已经整了9个多月了,因为我不配合,就把我的头发剪得乱七八糟的。对我加了2个月左右的期。期满了,就把我偷偷拉到深圳洗脑病再進行迫害。听说我家里人见不到我就到处找?明明就是深圳龙岗派出所的人把我拉过去的,还说不知道!

 

本来100多磅的我那时只有80磅左右,我的心脏病发作了,经常胸口疼!洗脑病的人听说原来是武警队长,改了名。一个自称是心理学教授的人跟我说,这里对你来说已经是小儿科了!所以也不想整你了!他们还是很邪恶的恐吓我说不准我回家,我的孩子以后不准上学校。天天把我拉到一个小房间里几个帮教人员轮番不停的对我進行辱骂羞辱!不知道他们是否又在我的饭菜里下了什么药?整个人精神很散,好像什么事都想不起来!他们见我对他们邪说没有任何的变化就说奇怪了!怎么没有变化呢?2008年差不多过中国新年了,见转化不了我,而我身体随时会出现问题才叫我小妹妹把我接走。我小妹妹结婚在江西,把我接出来她就回去江西过年了。听我妹妹说610的人想过年后再把我拉回去洗脑病关押!我从我妹妹住处走出来找地方去住。我才知道我先生在我被抓的晚上发现我不见了,而且家里周围出现了警察,他当天晚上就离开住房接着就逃出泰国了。我出来后一无所有,只能找当地的同修家去住。后来我妹妹告诉我,深圳610开了很多警车去围她住的地方要她把我交出去!我只是一个法轮功的普通的修炼者,手无寸铁,而且手无抓鸡之力的一个弱女子,为什么要把我置于死地不可!

2008年底我在海内外同修的帮助下逃离了那个恐怖的中国来到了泰国。听说在我离开中国后一起跟我在一起过的同修全部都被抓了,如果我晚走一步都逃不了他们的魔掌!因为他们已经在我的周围安装了很多监控,想不到我逃出了他们的魔掌!当我到了泰国,我妈妈跟我说我虽然见不到你,可是我不会害怕了!你知道吗?为了你,我的眼睛都几乎哭瞎了!两天听不到你的电话我都在想你是不是又被抓在哪里去了!在泰国我经常做恶梦被警察抓!在这里我几张纸就写出来了我10年来在中国被迫害的恐怖日子,可是在中国的时候每一天对我来说都象过一年那么漫长!有时1个小时都象1年那样漫长!恐怖至极!希望国际社会有能力的都去救救那些象我一样还在中国遭受迫害的善良的人们!

我的公公婆婆并没有因为我们出来了而好过,610的人还经常去恐吓他们,经常给他们打电话。90多岁的公公就是因为他们恐吓而承受不住于2015年离世的,我的大儿子到现在已经18岁了都不敢跟我们联系!